鱼鱼鱼鱼(●—●)

【Thomewt/Newtmas】梦醒时分 • 上

他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意识是神游的,双目空洞且无神
准确说他是被别的天使半搀半拖到我面前的,身上全是血迹而且集中在腹部的位置,我推测他应该是那里挨了一枪
这样的人我见多了,无非就是死前收到了巨大的精神打击,比如目睹了最重要的人的逝世之类的

我清了清嗓子说
先生。

他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依然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像是掉线的木偶

先生。这次我大了一点声音说

他有反应了,他非常非常缓慢地抬起头,然后我发现他根本不是什么先生,只是个少年
他的眼眶泛红甚至还有没擦干的泪渍,表情几乎是精神崩溃后的麻木
他大概是收到了非常非常大的刺激,我想。

先生,这里是审判人们归宿的地方,去天堂,或是地狱,我们会根据你的生平记录做出决定。

我接过了旁边一位天使递过来的文书
不同于我曾经看过的无数份,今天并不是这个少年——Thomas的死期,但他却确确实实地来到了我面前,这大概是我审判生涯中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Thomas,你不应该来这里,今天并不是你的死期。
我平稳地对他说

他静默了很久
然后他终于看向我说

你能把今天变成我的死期吗?
他的嘴唇在颤抖的,眼睛里的眼泪顺势脱线地流了出来
我可以今天去死吗?
他的声音颤抖的我几乎没有听清他说的话。

我看着他,像是心脏的位置被捅了一刀

你失去了什么人。
我开始同情他

很抱歉我无法做出这样的事情,我能做的只是把你送回人间。

他再次低下头。

我有点动了恻隐之心
我开始审阅他的档案,试图帮他找到心结

你失去了亲人?我试探着问

他颤抖着摇摇头说
不,我已经失去关于他们的记忆了

那你失去了爱人?

他停止了颤抖,看着我,他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悲怆地说
是的,我的爱人。(Yes,my love.)

我找到文书上关于Thomas爱人的记录。

是Tereasa小姐吗?我问。
我记得那个女孩,黑色的长发碧蓝的眼睛
她在我的面前,忏悔着她的背叛与过错

如果是Teresa小姐的话,她刚离开不久,她反省了自己对你的背叛,她说她已经没有遗憾了,我们审判她进入了天堂。

我看到他的表情终于柔和了起来
他轻轻说
她值得。

我点了点头。
如果这就是你的心结的话,我告诉你的是事实,你可以离开了。

不。
他问。
Newt呢?

噢,Teresa小姐的名字下面确实有Newt这个名字。
Newt……先生?

我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记忆里确实有这个人,温柔又理智的一名青年
就在Teresa小姐离开的不久前,我试着去回忆当时的细节

Newt先生他既没有去天堂也没有去地狱。我告诉他
他想要在这里做短暂的停留,而我们根据他的生平同意了他的请求。

Thomas像是被打了一棍子,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你……你是说,Newt在这儿?……Newt在这儿?现在?
他的声音是颤抖的,他的嘴唇是颤抖的,他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终于站起身,踉跄向前迈了一步
我可以……见见他吗?

很遗憾Thomas,我们这里规定活着的人是不能与死人相见的。
在他再次绝望地垂首时,我补充到
但如果他是你不想回到人间的原因,确实解决这件事情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

我拿起手边的木锤
所以我会让你见他。

我用锤子敲响了木板
同时送走了Thomas。


Thomas看着眼前一片洁白的堂厅一下子消失,周围只剩下他只身一人

然后有人在身后呼唤他的名字

Tommy.

他转过身看着面前熟悉的金色,似梦非梦













TBC

【Minewt】Fleur 01


#minhoxnewt
#花吐症
#重新編輯排版

他被包圍在黑暗中,浸泡在冰冷刺骨的容器裏
他就像是在羊水中的嬰兒,努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
然后他在一片混沌之中
看到了容器外的金发男孩
雙目浸满了眼泪,將額頭抵在玻璃上颤动着肩膀哭泣着




Minho是被嗓子里的不適感叫醒的,就好像有什麽東西在胃裏生根發芽,順著食道盤旋而上最終卡在喉嚨里,隨即又向著肺部張開枝葉一樣。

然后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劇烈的咳嗽起來,就像是要把五臟六腑都嘔出來。
但是他並沒有吐出內臟,也沒有吐出昨天的晚飯,或者是胃液和膽汁

他吐出了一朵花。

小小的,白色的花瓣簇拥着黃粒花芯的,上面還沾著口水的花,但事实上幽地裏從來就沒出現過這種花,至少Minho沒見過
最重要的是這瞎卡的花根本就不應該從他嘴裏嘔出來
幽地里,不,是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人會從嘴裏噴花

他惊慌地盯着那一朵小小的花,並暗自庆幸並沒有人突然闯进来
Minho清了清嗓子,而食道里還溢滿著淡淡的花香
他确定了自己的喉嚨還能正常發聲,這才匆匆換上了自己飛毛腿的行頭

他可受不起幽地里的二當家叫人起床的方式
曾經就有某個不小心睡過頭的倒霉蛋被淋了一次徹徹底底的肥料浴,當時他的哀嚎穿透了整個幽地,整整三天都沒人願意出現在那個遜客周圍

而犯罪者Newt似乎對此毫無罪惡感,甚至在某次篝火夜裏把這件事當成笑話講給Minho,眉飛色舞地向他描述那個倒霉蛋當時的表情和反應,過程中还夹杂了他数不清有多少豪邁的大笑

直至如今Minho仍然清清楚楚得記得那晚橙黃色的火光下,Newt的笑起來的眉眼,他細長的脖頸和平直的鎖骨,緊緊靠在一起的臂膀交换着的溫度,還有Newt粉嫩的隨著他滔滔不絕而張張合合薄唇,上面還因為沾著Gally秘製飲料而亮晶晶的

「這太過了」,Minho拉緊了自己的護腕
然後他倏然停住,一个箭步轉過身,抓起床邊的木桶大吐了起來,他幾乎吐滿了整個木桶,盡是鮮紅得嬌艷欲滴的花,彷彿是用盡全部的養分開得鮮艷奪目

“Minho!!!”聲音從門外穿進來
“你這腦子空咚瞎卡的遜克他媽的到底在幹什——What the hell!!!”

從門口传出了那帶著奇怪腔調的怒吼,但這一次Minho卻沒有給出任何迴應,而是像是靜止在了原地一樣抱著全是鮮花的木桶,過後緩緩望向門口與他同樣錯愕的Newt




TBC

Newt握住Thomas發抖的手說:沒關係的,Tommy……你能做到的
Thomas雙眼充滿著淚水:Newt我不能……我不能這麽丟下你
Newt:我會沒事的,Tommy
Thomas給了Newt一個道別的擁抱:……我愛你,Newt……
Newt回抱住他:我也是







Minho:嘖
Minho:咱倆還能不能去跑迷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