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鱼鱼鱼(●—●)

【Minewt】Fleur 01


#minhoxnewt
#花吐症
#重新編輯排版

他被包圍在黑暗中,浸泡在冰冷刺骨的容器裏
他就像是在羊水中的嬰兒,努力地睁开自己的双眼
然后他在一片混沌之中
看到了容器外的金发男孩
雙目浸满了眼泪,將額頭抵在玻璃上颤动着肩膀哭泣着




Minho是被嗓子里的不適感叫醒的,就好像有什麽東西在胃裏生根發芽,順著食道盤旋而上最終卡在喉嚨里,隨即又向著肺部張開枝葉一樣。

然后他猛地从床上坐起劇烈的咳嗽起來,就像是要把五臟六腑都嘔出來。
但是他並沒有吐出內臟,也沒有吐出昨天的晚飯,或者是胃液和膽汁

他吐出了一朵花。

小小的,白色的花瓣簇拥着黃粒花芯的,上面還沾著口水的花,但事实上幽地裏從來就沒出現過這種花,至少Minho沒見過
最重要的是這瞎卡的花根本就不應該從他嘴裏嘔出來
幽地里,不,是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人會從嘴裏噴花

他惊慌地盯着那一朵小小的花,並暗自庆幸並沒有人突然闯进来
Minho清了清嗓子,而食道里還溢滿著淡淡的花香
他确定了自己的喉嚨還能正常發聲,這才匆匆換上了自己飛毛腿的行頭

他可受不起幽地里的二當家叫人起床的方式
曾經就有某個不小心睡過頭的倒霉蛋被淋了一次徹徹底底的肥料浴,當時他的哀嚎穿透了整個幽地,整整三天都沒人願意出現在那個遜客周圍

而犯罪者Newt似乎對此毫無罪惡感,甚至在某次篝火夜裏把這件事當成笑話講給Minho,眉飛色舞地向他描述那個倒霉蛋當時的表情和反應,過程中还夹杂了他数不清有多少豪邁的大笑

直至如今Minho仍然清清楚楚得記得那晚橙黃色的火光下,Newt的笑起來的眉眼,他細長的脖頸和平直的鎖骨,緊緊靠在一起的臂膀交换着的溫度,還有Newt粉嫩的隨著他滔滔不絕而張張合合薄唇,上面還因為沾著Gally秘製飲料而亮晶晶的

「這太過了」,Minho拉緊了自己的護腕
然後他倏然停住,一个箭步轉過身,抓起床邊的木桶大吐了起來,他幾乎吐滿了整個木桶,盡是鮮紅得嬌艷欲滴的花,彷彿是用盡全部的養分開得鮮艷奪目

“Minho!!!”聲音從門外穿進來
“你這腦子空咚瞎卡的遜克他媽的到底在幹什——What the hell!!!”

從門口传出了那帶著奇怪腔調的怒吼,但這一次Minho卻沒有給出任何迴應,而是像是靜止在了原地一樣抱著全是鮮花的木桶,過後緩緩望向門口與他同樣錯愕的Newt




TBC

评论(3)

热度(22)